筆趣閣 >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> 194兄dei,面個基(二更)

194兄dei,面個基(二更)


  Yan還沒想完,外面的門就被人推開了。

  進來的是教練跟秦苒等人。

  休息室里其他替補隊員跟OST戰隊的工作人員全都站起來,一窩蜂的似的圍過去。

  “教練!”

  “教練!”

  “我們贏了!”

  口中叫的是教練,但目光卻是看著秦苒的方向。

  他們各個組群里,已經將秦苒一區那個賬號的截圖傳遍了。

  就算是OST戰隊,除了幾個老隊員,也很少有一區的賬號,但卻聽過一區的傳說。

  也都看了易紀明的采訪。

  知道這是以前OST的老隊員,老隊員都有誰?!外人不知道,可他們OST內部卻清楚的很。

  一個個看著秦苒的目光是已經有壓抑過的狂熱。

  秦苒拉上了黑色的衛衣帽子,半遮住了額頭,她目光在整個休息室掃了一圈,低聲笑了笑,“我找yan,其他人沒事出去吧。”

  教練跟在她后面幾步,見那些人似乎愣住沒動,“都出去。”

  嘩啦啦——

  一行人全都出來休息室的大門,終于緩過神。

  “臥槽剛剛那是……是那位吧?”

  “應該好像差不多就是她……”有人緩緩開口。

  屋內,Yan下意識的收起了手機,從電競椅上站起來,目光掃過眾人,最后停留在秦苒身上。

  不知道為什么,忽然有些不安。

  “教練。”他朝教練喊了一聲。

  教練只看了他一眼,目光挺冷淡的。

  “說吧,”秦苒沒坐,只是半靠在門邊電競椅的扶手上,直接將目光轉向yan,眉峰挑著,“為什么要對楊非下藥?”

  教練跟易紀明這些都跟在秦苒后面。

  尤其教練的態度,yan不是傻子,他能意識到,就算事對待楊非,教練也沒有這么禮待過。

    Yan心里一沉,他抿了抿唇,“你說什么,我不知道。”

  “宿舍一定會裝監控,楊非的東西拿去測定,指紋一查就知道誰是誰,”秦苒往后靠了靠,她捏了捏手腕,“楊非手這次落下隱患,以后再也不能打比賽,就算是賠償金也會拖死你。”

  教練一直覺得楊非就是被人普通暗害了。

  過這一段時間就好。

  眼下聽到秦苒的話,幾乎失聲開口,“秦小姐?!你……你說楊非的手……”

  易紀明想也沒想的,低垂著眉,走到yan面前,朝他的臉狠狠的就是一拳。

  他垂眸的時候,不復剛剛受采訪時的風輕云淡,眸底是一片血紅色,一頭平日里看上去浪蕩不安的黃毛此時也顯得十分冷肅。

  “為什么要害陽神,要害OST?”OST一路維持到現在并不太容易,當初秦苒離開,基本就是他跟楊非一直堅持下來的。

  易紀明平日里在隊伍里的形象就是不著調的,跟教練還有楊非的老成不同,第一次看到他變臉。

  由此可見,楊非的手可能真的……

    Yan愣了一下,他往后退了一步,心臟狂跳,脊背上冷汗滾滾,“不、不可能,他們告訴我那只是讓楊非今晚不能上場而已,怎么會從此以后不能打比賽……”

  聽到這里,秦苒點點頭,她從椅子上站起來,看向教練,“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了。”

  這件事云光財團會處理好。

  至于yan,這種品行的人,就算云光集團不插手,以后也沒有任何電競戰隊會收他,再無前途可言。

  教練“嗯”了一聲,但背后還是一層冷汗。

  秦苒走后,他目光轉向易紀明,“楊非他……他……”

  “情況我不清楚,不過送到秦神的朋友那里了。”易紀明狠狠的看了yan一眼。

  教練給云光財團那邊打了個電話,楊非跟yan都需要云光財團處理。

  尤其楊非,按照易紀明說的,送到醫院都沒救,也只能云光財團能有門路。

  教練的電話很快就被接起。

  是助理的聲音。

  “他的手可能有后遺癥?”聽到這句話,助理顯然也愣了好半晌,聲線緊張,“沒事吧?他現在人在哪?我馬上讓人聯系M國……”

  教練又說了在秦苒那,馬上讓人把楊非送回來。

  那邊的助理已經讓人連線M國的人,聽到教練的這句話,他又忽然放下手。

  “怎么說?”易紀明沒聽到幾句。

  見教練掛斷了電話,表情似乎有些古怪,著急的問了一句。

  教練把手機放回去,“他們那邊的人說……在秦小姐那里,那……”

  那手斷了也沒事……

  易紀明:“……”

  兩人最后還是擔心楊非的情況,給楊非發了一個視頻。

  楊非此時正半躺在顧西遲實驗室的椅子上,接到易紀明視頻,他笑了笑,“你們晚上那場比賽打的可以啊。”

  尤其秦苒,微博晚上爆了兩個熱搜,都是關于秦苒的。

  “嗯,你現在怎么樣?”易紀明看了一眼鏡頭,原本他以為秦苒的朋友家就是一個普通的地方。

  誰知道鏡頭后面竟然是一堆他從來沒有見過的精密儀器。

  易紀明被嚇了一跳。

  這那是普通朋友家,這特么是一個實驗室吧?!

  **

  與此同時,秦苒他們也回到了顧西遲家。

  秦苒直接朝三樓的實驗室走去。

  楊非還半躺在病人椅子上。

  看到秦苒回來,他手撐著椅子,立馬站起來,精神有些不振,“秦神。”

  秦苒側身看了他一眼,側身拿起放在他身邊的單子看了看,一份醫學組織內部花里胡哨的報告單,秦苒看不懂,精致的眉蹙著,挺煩的丟給了身后的程雋。

  程雋隨手接過來看了一眼,微微往旁邊靠了靠。

  那邊的顧西遲拿著試管忙碌著。

  “不用看了,你這朋友沒啥毛病,等會兒我配個藥給他就好了。”顧西遲把試管放到架子上。

  又拿起顯微鏡觀察著培養皿。

  聽到他的話,秦苒放下心,看來是沒多大問題。

  就程雋一開始在休息室里說的話有些嚇人。

  程雋也看完了,抬手把單子扔到了桌子上,似乎知道了秦苒在想什么,他眉頭略微抬了抬,挺不滿意她的懷疑:“我沒危言聳聽。”

  楊非也就放在顧西遲這里,不然隨便擱其他人那,這雙手以后能不能打游戲真的難說。

  秦苒拿手摸了摸鼻子,低頭不再說話。

  實驗室中央的那臺電腦視頻又發過來了。

  顧西遲拿著顯微鏡,正要往另外一臺儀器那邊走,此時又要折回去接視頻。

  江東葉本來坐在楊非身邊,挺高冷的在翻微博,余光一直注意著這邊,見此,立馬站起來,“顧哥,您別動,讓我來!”

  他接過顧西遲手中的顯微鏡拿到另一個儀器上。

  顧西遲摘下了醫學手套,按了接聽。

  “小遲,你們的報告確定明天發布?”視頻那頭的依舊是醫學組織老頭的臉,他拿著一張報告單,推了下鼻梁上架著的眼鏡。

  “趕緊發了吧這個月你別再找我要另外的研究了!”顧西遲有些妖的眼鏡微微瞇著。

  老頭炸起來,“你這孽徒……”

  程雋見秦苒不看他,也插著兜慢悠悠的走過來,語氣輕漫,“唔,我的名字就不要署了。”

  “愛徒,你還在啊,”看見程雋,老頭立馬換了個和藹可親的語氣,猙獰的臉收起來,“這次又不署名嗎?”

  程雋當初在醫學組織跟人一起做了不少研究,當然,他一般就隨口動動。

  自然有人跟在他后面搶著進行實驗。

  第一批學員,有一大半花國學生的畢業研究,靈感都是程雋提供的。

  但他從來不署名。

  程雋漫不經心的“嗯”了一聲,他伸手接過顧西遲晚上打出來的報告,垂著眉眼看。

  視頻里的老頭找了支筆出來,把程雋的名字劃掉。

  忽然間又想起了什么,“孽徒,你又跟那大佬說資助的事情嗎?我跟你說,我們醫學組織,窮的快要接不開來鍋了……”

  他抬頭,看了眼顧西遲,開始大吐苦水。

  顧西遲跟老頭確定完時間,就轉身準備去給楊非配藥。

  聽到這一句,他又側了側身,眉頭擰著,“不知道,我晚上試著聯系聯系?”

  那鉆石大佬神出鬼沒,雖然兩人也是朋友,顧西遲也不一定能隨時找到他。

  除了馬修,其他道上傳言的,兩個罩著顧西遲的大佬,顧西遲本人都很少見……

  程雋正伸手從小二的托盤中拿了杯水,低頭抿了一口,聽到這句話,眉不動聲色的挑了挑。

  顧西遲給楊非配好了藥,直接讓他吃下去。

  “小二,水。”顧西遲打了個響指。

  小二就又托著一杯水過來。

  楊非不是個沒見過世面的人,但從踏進顧西遲家的時候,他每一秒都在被震驚著。

  就著水把藥吞下,楊非目光不由落到小二身上,“這機器人你哪里買的?”

  他也想買一個。

  江東葉之前就想問顧西遲這小二的事情。

  他準備回京城也在家弄一個全自動化的懶人大廳,聽到楊非的問話,他目光不由移過來,豎起了耳朵。

  顧西遲白襯衫的袖子卷起,認真的給楊非檢查,聞言,含糊不清的開口:“買不到的,私人定制。”

  另一邊,秦苒放下杯子,風輕云淡的開口:“你們聊,我回去睡覺。”

  **

  晚上。

  秦苒洗完澡。

  一邊擦著頭發,一邊從背包里拿出電腦,打開來一看,已經十一點多。

  她最近心里有些不安,雖然早上已經給陳淑蘭打過電話,這會兒還是想要給陳淑蘭發個視頻,確定陳淑蘭的狀態。

  可看看現在的時間,她還是放下了電腦。

  拿起手機,微信上易紀明給她發過來OST的官網。

  秦苒點進去鏈接。

  就自動關注了官網,似乎還發出了一條什么朋友圈分享。

  她還沒來得及去看,門就被人敲響了三聲。

  十分有禮貌、又紳士的三聲。

  秦苒頭發已經半干了,顧西遲家又是常年恒溫24度,她隨手把毛巾扔了就去開門。

  門外是程雋。

  他半懶散的斜靠在門框上,似乎在低頭思索著什么。

  聽到開門聲,他才微微抬了頭,看向秦苒,他一雙桃花眼挺亮,似乎還反射著細碎的笑意,映著燈光都顯得極其的柔和。

  秦苒咳了一聲,又沉默了一下。

  “唔……”程雋就笑,他也沒換姿勢,半側著頭,嘴角漫不經心的勾著,“我是來聽你解釋的,秦神。”

  秦苒:“……”

  半晌后,她側了側身,“進來說。”

  “第一次登我賬號就認出來了吧。”程雋坐到沙發上,白皙的手指搭在一邊,似乎很不經意的問。

  秦苒給自己跟程雋都倒了一杯水,聞言,頭更低,徹底放棄自己:“是吧。”

  她原本以為問了這些,程雋一定會繼續問她三年前的事情,她漫不經心的捏著杯子,在想對策。

  可沒想到,問完了這一句,程雋再也沒有說什么。

  他喝完一杯水,就站起來要出門。

  秦苒有些愣的放下杯子,頓了頓,也跟著站起來。

  程雋開門出去,在一只腿要跨出去的時候,才轉了轉身,伸手虛抱了秦苒一下。

  房間燈光不是很亮,程雋的聲音又低又緩,還帶著幾分沉沉的沙啞,幾乎咬牙切齒但又隱忍著莫名情緒的開口:“爺等了你三天!”

  “砰!”

  門被關起來。

  秦苒有些愕然的站在原地。

  好半晌,她才抬頭,慢吞吞的往沙發的方向走,坐回到沙發上。

  放在桌子上的手機亮了一下。

  秦苒沒理會。

  又亮了一下。

  秦苒就伸手拿過來,是言昔的消息——

  【截圖】

  第一條是她那張朋友圈的截圖,上面是她分享的OST官網號,下面顯示著她在魔都的某條街道。

  言昔——

  【兄dei,也在魔都,面個基?】


  http://www.zxucvn.icu/book/25893/465447198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biqiuge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wap.biqiuge.com
捕鱼达人老版本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组 加拿大快乐8开奖参考 华天科技股票股吧 内蒙古11选5前二直真漏网 巴西三分彩开奖查询 福彩广东36选7 网上怎么买福彩彩票 股票手续费怎么算 pk10软件有用吗 六合网站一头一尾中特 指数型基金和股票型 彩吧3d图谜第三版 兴业证券股票行情走势图 陕西11选五遗漏手机版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手机版 甘肃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