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> 058誰說秦苒沒好好學小提琴?(一更)

058誰說秦苒沒好好學小提琴?(一更)


  從秦苒書里飄出來的紙,這兩人自然會覺得是秦苒的。

  可這字跡……跟秦苒的字顯然是差得極遠。

  應該是有專門練過。

  秦苒也沒想到她這張紙會被帶出來。

  她坐在位子上,左手拿著手機,右手搭在桌子上,因為要顧及右手,動作稍顯笨拙。

  看到紙,她揚了揚眉。

  “這字可真好看,”林思然當先反應過來,她拿起紙拍在桌子上,看清內容,抬頭,分外激動,“秦小苒,你也是言昔粉絲?”

  這紙上是言昔剛出的一首歌,林思然作為言昔骨灰級粉絲,自然認出來了。

  秦苒偏頭,語氣毫無波瀾,“我真不是。”

  “那你還有言昔的歌詞?”林思然揚揚手中的紙。

  喬聲沒看出來這是歌詞,只是一伸手,抽出來那張紙,“這肯定不是她抄的了,她哪里能寫出這樣的字,對了,這是誰給你的?”

  喬聲可真是個小天才!

  秦苒忽然就淡定了,左手把玩著手機,歪了歪身子,笑,“那個啊,我鄰居寫的,他字好看嗎?”

  “好看。”林思然瘋狂點頭,又低頭看了一眼,“這都可以去寫字帖了吧?”

  “你說你怎么就沒練出這么好看的字。”喬聲嘖了一聲。

  秦苒低頭繼續翻著手機看,沒理他。

  臨近上課,喬聲也回到位子上了。

  **

  秦苒的手還需要換藥,昨天程木把要都拿到校醫室了。

  校醫室里的兩個人都能幫她換。

  秦苒到校醫室的時候,陸照影正站在門外跟人打電話,語氣似乎有些威嚴,看到她的時候朝她招了招手。

  程雋倒是在校醫室,他依舊懶洋洋的靠著沙發,腿上擱著電腦,神情依舊松懶,但那清冽的眉眼,看起來總覺得有一股煞氣。

  “來換藥?”程雋把電腦擱到一邊,拿出藥箱。

  示意秦苒做好,自己坐在她隔壁。

  小心翼翼的拆開繃帶,露出里面的傷口,縫了幾針,傷口十分猙獰。

  夏天手心容易出汗,磕磕碰碰的,碰到傷口也是難免的,藥都被暈染了。

  程雋拿著棉簽,捏著她的手指,用醫學酒精小心翼翼地清理干凈,再小心也難免觸碰到傷口,“有些疼吧?”

  “還行,”秦苒左手支著下巴,懶洋洋的開口,“也沒那么嚴重。”

  程雋低低的“嗯”了一聲,也沒說話,只是動作放輕了好多。

  他眉眼垂下,長睫覆蓋著,輪廓看起來很朦朧。

  換完藥,就看到秦苒起身出門,程雋問她去哪兒。

  “食堂,林思然還在等我去吃飯。”秦苒看了看右手,總覺得今天上了藥之后沒有昨天那么疼了。

  她受傷了,自然就沒法工作。

  早上下課的時候,奶茶店那邊的兼職都被她推了。

  這還跟人去擠食堂?

  不怕傷口再次破裂?

  程雋唇角抿起。

  秦苒沒注意,她揮了揮左手,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  走到門外,遇上正好打完電話回來的陸照影,還打了個招呼。

  陸照影將手機扔到桌子上,撓撓頭,“她去哪兒了?怎么不讓她留下來吃飯?”

  程雋轉身坐回了沙發。

  唇抿著,看起來挺冷的。

  陸照影看不懂他這操作,但也不敢問。

  只轉了話題,“那個沈副局長去找江小叔叔了。”

  程雋抽出一根煙咬上,哂笑,“這就慫了,他不是挺威風的?”

  只是漆黑的眸底寒涼,看不出半點笑意。

  剛進來的程木:“……”

  一根手指就能按死對方,沈副局長他敢不慫嗎?

  **

  林家。

  許父找到這里的時候,林麒跟林錦軒都不在。

  寧晴坐在院子里的涼亭處招待許父。

  公安局那邊沒有后續消息傳過來,寧晴東湊西湊的,又賣了一些首飾,湊了五十萬在一張卡里。

  今天林錦軒帶回來一個消息,許慎兩只手都斷了。

  后續影響很嚴重。

  為了擺平后續,不讓秦苒吃上官司真的蹲大牢,寧晴也費勁了心思。

  昨晚她幾乎一夜未睡,用了很多粉底才掩蓋住了眼下的青黑。

  她沒想到許父會找上門來。

  “林夫人。”許父是認識寧晴的。

  寧晴手里捏著銀行卡,不想讓林家的任何一個人看到她的丑態:“張嫂,你先下去,我跟許先生好好聊聊。”

  張嫂斜睨了她一眼,有些遲疑,不過端完一壺茶上來后,還是回去了。

  “誰來了?”屋內,林婉手攏著披肩,剛從樓下下來。

  張嫂向外面努努嘴,又給林婉倒了杯茶,壓低了聲音,“還能有誰,那個許先生,我看到夫人手里拿了張銀行卡。”

  林婉坐到沙發上,聞言,嗤笑。

  也沒再多說。

  屋外。

  許父坐在凳子上,有些坐立不安,難以啟齒。

  “許老師,真是抱歉,我那孩子……唉。”他面無表情,寧晴誤會了他的意思,給他倒了一杯茶,當先開口,姿態放得低。

  從昨晚到現在,她都不怎么敢出門。

  怕看到傭人的目光,尤其是林家人。

  寧晴抿了一口茶,“你也知道秦苒,她從小就沒個定性,明明她比語兒先學小提琴,誰知道,語兒現在都快九級了,可她小提琴曲不好好學不說,還打了您兒子。這件事說起來,我羞愧啊。”

  許父來之后,一直戰戰兢兢,試圖喝水緩解自己。

  卻沒想到寧晴來這么一句。

  他拿著茶杯的手一頓,有些迷糊了,“等等,林夫人。”

  寧晴手里捏著那張銀行卡,抬頭,看著他。

  許父看著她:“不是,誰說秦苒沒有好好學小提琴,她明明——”


  http://www.zxucvn.icu/book/25893/475699501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biqiuge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wap.biqiuge.com
捕鱼达人老版本下载 福建31选7规则 东方六十1今天开奖 北京pk10冠亚和值技巧 红蓝波中特 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河南快三开奖现场直播 配资盘 四川资阳快乐十二选五 山东福利彩票在线购买 福建36选7开奖时间 美股模拟炒股软件 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河内五分彩开奖结果不一样 好彩1软件 11选5博彩真经下载 股票开户需要注意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