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> 598步步為營,結局上

598步步為營,結局上


  “巨鱷先生,你怎么跟他們一起……”明海內心還是有些期許的。

  他看向巨鱷。

  然而巨鱷此時卻沒心情理會他。

  身邊,聽著明海的話,楊老先生徹底崩了。

  他忍不住往后倒退,幾欲坐到地上。

  然而程雋卻沒看他。

  什么徐家什么地下聯盟……

  程雋現在都不想管!

  他只是心慌意亂的看著秦苒,手捧著她的臉,“我們先去我師弟那里好不好?”

  秦苒還想把徐家的事情解決完。

  只是看著程雋的樣子,他向來矜貴自持,無論遇到什么情行,都不損他那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兒。

  此時緊張、無措畢現。

  秦苒看著他,好半晌,無奈開口:“好,我跟你去,別擔心。”

  程雋手有些不穩的,把秦苒大衣上面的兩粒扣子扣好。

  他匆忙帶著秦苒離開。

  兩人離開。

  明海跟楊老先生都被人帶下去,楊老先生在生意場上,一直以笑面虎著稱,此時卻笑不出來,只看向抓著他的程火,十分的不甘。

  “你們是怎么說服巨鱷的?”不甘,都不甘,明海也不甘,他死也想象不出來巨鱷這個點。

  明明他跟通過巨鱷跟歐陽薇都聯系到了。

  程火目光復雜的看著明海,又帶著點輕微的同情:“你知道巨鱷他兄弟孤狼是誰嗎?”

  孤狼?

  明海抬頭,嘴角動了動:“誰?”

  “秦苒。”程火淡淡開口。

  “砰——”

  明海雙眸徹底無神,忘了思考。

  誰都不知道,這一夜看似平靜,京城卻塌了半邊天。

  **

  不遠處,郝隊跟程金在處理剩下的事。

  程土看著秦苒程雋離開的背影,好半晌,才吐出一口濁氣:“難怪我一直覺得秦小姐很奇怪,原來地下聯盟的第三大掌權人是她……”

  巨鱷跟程土一向敵對,現在也沒時間管他,只用不太標準的普通話詢問程水,“他們剛剛說我兄弟體內有病毒?”

  程水面色也不太好,他搖頭,“我也不知道情況,老大他們現在應該在醫學研究院。”

  顧西遲在醫學研究院。

  “謝謝。”巨鱷沒多話,得到答案,直接轉身離開。

  去醫學研究院。

  程水停在原地,他也想去看看秦苒的情況,但這邊他們必須得撐住。

  腦子里思緒不斷閃過,好半晌,他猛然抬頭:“不對!”

  “什么不對?”郝隊把人全都抓起來了,聽到程水的聲音,不由走過來,“我們今天大獲全勝,比我想象中還要簡單得多。”

  “簡單?”聽郝隊這么說,程金也覺得不對。

  五行中,程水跟程金都是程雋的軍師,無論是謀略還是其他方面,都直逼程雋。

  “你們不要忘了,地下聯盟為什么沉寂了兩年,最近才復出,”程水看向身邊幾人,沉聲開口,他一直混跡M洲,對M洲情況十分了解,“當時M洲有內情傳出,地下聯盟內亂,然后出現了穩坐第三把交椅的副盟主死亡的消息……”

  秦苒沒死,說明當初她是詐死。

  依照程水對秦苒的了解,當時地下聯盟內部肯定發生了一些事,很可能是叛亂或者其他……

  不然地下聯盟不會分裂。

  以她的手段,想要隱藏下去,不可能會被人找到。

  現在她站出來,完全是因為徐家,還有京城的內亂……

  程水跟程金相互看了一眼,都想到一種可能:“有人設局逼秦小姐出面!”

  程金捏緊了拳頭,“我們可以往好的方面想,設計秦小姐可以理解,但沒必要為此大花費力氣去設計徐家……”

  程水搖頭,他側身看向程土:“程土,你怎么攔住楊殊晏的?”

  “巨鱷那邊在邊境機場攔住了人,沒廢多大力氣……”程土雖是個莽夫,但也有些腦子,聽到程水這么說,也發現不對。

  楊殊晏是程雋都忌憚的人,哪能這么輕易的就被巨鱷攔住?

  就算有謝九幫忙也不可能。

  “程金,我們必須做最壞的打算,我怕這件事背后……有更大的陰謀,”聽程土這么說,程水扶正眼鏡,想了想之前程雋的吩咐,眼眸瞇起:“就算有巨鱷他們也不能掉以輕心。”

  他低頭,低聲同程土說了幾句。

  程土聽完,驚訝的看了眼程水。

  **

  醫學研究院。

  “抱歉,先生……”幾個門衛攔住了陌生人巨鱷。

  巨鱷沒有看他,腳步也沒有停下。

  他身側的手下笑瞇瞇的擒住門衛,并按了大門開關,在電腦上隨手按了幾串代碼,就查到顧西遲的實驗室,才抬頭扔給巨鱷一張磁卡,并道:“老大,西樓B502。”

  巨鱷抬腳進去。

  門衛驚恐的瞪大眼睛。

  “這位兄弟,別擔心,我們老大只是去找顧西遲醫生。”巨鱷的手下等看不到巨鱷的身影了,才松開門衛,拍拍他的衣袖,笑著安撫了一句,才帶著人進去。

  等巨鱷一行人走后。

  幾個門衛面面相覷,“老三,我要不要報警?這幾個人看著就不簡單,程少剛剛才去找了顧先生……”

  “不用,”老三看了遠去的那一行人,目光帶著忌憚,“今天就當沒看到這件事,京城恐怕真的不太平了……”

  余下一個門衛也點頭,“神仙打架,我們凡人還是不要管了,當作沒看到就好。”

  幾個人默契的當這件事沒發生。

  顧西遲實驗室。

  秦苒倚著實驗儀器,手上夾著電子測試儀。

  “這什么破機器!”顧西遲暴躁的踹了他的機器一腳。

  前天,程雋就跟他說了秦苒的事。

  秦苒的血液確實有異常。

  “你給的小苒兒的數據我昨天就在分析,在一院大數據庫里調查到了十項案例,其他醫院的資料我們還在收集,很像程老爺子當初體內病毒的升級版,與最近流行的一種病菌很像,Y3病毒,未知。”顧西遲擰眉,“應該還沒有大型傳播,師兄,還沒研究出結果之前,京城的人流你要控制住。”

  顧西遲在實驗室不眠不休的研究的兩天,核酸分子解算出來了,但蛋白質結構顧西遲還沒有絲毫頭緒。

  暫時命名Y3病毒。

  數據庫太龐大,當初陳淑蘭那邊顧西遲一個人研究了好長一段時間,加上程雋才成功研究出來,眼下只有兩天,顧西遲連個實驗白鼠都沒來得及觀察。

  醫學上的病毒基本上只能抑制,不能徹底銷毀。

  比埃博拉病毒還要恐怖驚險。

  這不是一項簡單的工程。

  “好。”程雋看了眼一塊玻璃隔開的秦苒方向,淡淡開口,“我讓人去辦。”

  顧西遲擰眉,“這到底是怎么流傳出來的?”

  他抿唇,也看向秦苒,對方一手夾著儀器,一手把玩著手機,似乎挺不在意的:“她……知道嗎?”

  “知道,”程雋沒抬頭,聲音一如既往的平靜,“把徐老的死亡鑒定給我。”

  他收回目光,拿著試管,鎮定自若的看電腦上跳動出來的數據。

  邊上還放著一本厚厚的病毒學寶典。

  “情況復雜?”巨鱷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兩人身后,“需要我們幫忙嗎?”

  “你是……”顧西遲被突然出現的巨鱷嚇了一跳。

  B502有秦苒給他設計的各項紅外線以及機關,一般人進來都要經過顧西遲的同意,這人怎么就不動聲色的就進來了?

  “樓月。”巨鱷看了他一眼,然后朝外面指了指,“外面那是我兄弟。”

  那就是秦苒的朋友。

  秦苒古怪的朋友多了去,顧西遲略微收起了疑慮,這機關本來就是秦苒提供的。

  見程雋對這突然出現的人也沒第一,顧西遲就不跟巨鱷客氣了,“你手里有人嗎?”

  巨鱷點頭。

  “行,幫我穩住研究院。”顧西遲拿了一份報告,一邊走一邊看向巨鱷,“給我兩個人,我要召開緊急會議。”

  “青林,跟著他。”巨鱷偏頭,吩咐青林。

  青林朝顧西遲拱手,“顧先生,我是青林,有事盡管吩咐!”

  顧西遲挑眉,這青林身上的氣勢,一看就不是什么簡單人物。

  不過眼下病毒的事情比較重要,顧西遲沒再管這些人。

  **

  醫學研究院緊急會議。

  顧西遲名聲遠傳國際,又有程家在背后,他在醫學研究院地位很高,但大部分人都只聞其名不見其人。

  他召開的會議,醫學研究院幾乎每個研究員跟負責人都來了。

  京城最近不太平,醫學研究院跟程家不然不太好過,但比徐家好太多。

  像是程家這種大家族,多少都是有些底蘊的,徐家之前因為在M洲投入過多,幾乎是孤注一擲,根基被動搖,也因為如此程家沒有徐家晃動的厲害,頂多就是程溫如跟程饒瀚的內斗,外加一個聶家虎視眈眈。

  比起搖搖欲墜的歐陽家跟群龍無首的徐家。

  程家跟秦家都算比較平靜的。

  醫學研究院的負責人,一大部分都是程家支系人。

  此時顧西遲召開緊急會議,人幾乎都來全了。

  顧西遲站在最前方,他兩只手撐著桌子,“成立兩個小組。”

  一院院長程衛平看著發下來的一份報告,全都看完之后,心里也開始恐慌,意識到這件事的重要性,“顧先生,我這就通知各大醫院隔離病人!”

  向來全世界的人都談未知病毒色變。

  很早之前既有專家說過,某些實驗室的病毒如果拿出來,夠滅絕人類好幾次。

  比起這未知的病毒,四大家族的斗爭真的不算什么了。

  “Y3病毒的事情,不要傳出去。”這種時候就怕人心亂了,那樣情況更加不可控。

  “我們知道,”程衛平鄭重的看向顧西遲,“但病毒蛋白分子我們還沒能力解算出來……”

  “這件事我們已經聯系醫學組織了,”顧西遲看向辦公室的人,想了想,開口,“現在整個醫學組織的實驗室都在研究Y3,我們需要提供病毒樣本跟資料,程院長,這件事你帶一組人來交接。”

  醫學組織是醫學界最權威的殿堂。

  不管什么事,只要扯上“醫學組織”,所有人的心都會放下一半。

  辦公室的人心情如同過山車,聽聞Y3病毒的時候,會議室內的人心都在谷底,眼下聽聞醫學組織都出手了,氣氛又高昂起來。

  “竟然有醫學組織的人幫忙,”會議室里的人都拿著資料,“這件事不管怎么說,對研究院對程家都是好事,去通報大少爺跟大小姐!”

  醫學研究院歸屬程家,這種大事,肯定要同程溫如他們商量,并控制住消息不外流。

  **

  醫學實驗室的燈一夜未熄。

  顧西遲同醫學組織那邊聯系,程雋也在觀察大數據,進行各項研究。

  秦苒與程雋一塊玻璃之隔,此時她正在同秦修塵打電話,聲音一如既往,“你安排人盡快接小陵回來。”

  “小陵?”秦陵還在國外跟著唐均學習,但秦苒這么說肯定有她的想法,她不說,秦修塵也不多問,“好,我就去準備。”

  掛斷電話,秦苒才舒出一口氣,往后面靠了靠。

  她伸手捏了捏喉嚨。

  “還不睡。”程雋從里面出來,手上拿了個毛毯,看到秦苒,薄涼的眉眼也溫和很多。

  “睡不著。”秦苒不太在意的開口。

  她睡眠質量一直不好。

  程雋是知道的。

  他看了眼她脖頸上掛著的忘憂,不由頓了頓,長長的睫毛垂下,伸手想要碰碰她的臉。

  被秦苒避開。

  “我都聽到了,”秦苒嘆了口氣,她自行抽走程雋手里的毛毯,給自己裹上:“Y3病毒。”

  說到這里,秦苒抬頭,朝程雋笑了笑,“你不怕死啊。”

  以前不知道,秦苒肆無忌憚。

  但現在秦苒怕了。

  她不學醫,但她生物也不差,比埃博拉還要恐怖的病毒,她知道這種病毒威脅性。

  顧西遲還沒研究出來這種病毒的傳染途徑。

  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苒姐,這會兒卻怕程雋也出事。

  聞言,程雋一雙平靜的眸子也漸漸深起來,低垂的睫毛顫了顫,伸手抓住秦苒的衣領,什么也沒說,狠狠的低下頭,掌心慢慢滑下,緊緊的扣住秦苒的手。

  秦苒還沒反應過來,只感覺身側空氣稀薄又炙熱,能清晰的感覺到臉邊滾燙的氣息。

  程雋向來溫雅,此時的動作卻帶了些肆意的強硬。

  “乖乖的呆在這里,其他交給我。”

  **

  程雋起身,隨手解開最上面的一粒扣子。

  兩邊的袖子也被卷起,露出清瘦的一段手腕。

  “我爸當初的資料給我。”他開口。

  專心研究病毒的顧西遲完全沒有意識到玻璃外之隔發生的事,聽到聲音,他只偏頭,“程老爺子的資料?行。”

  顧西遲在這里呆了一年多,都是研究程老爺子的身上的病情。

  他轉身,從自己開著的電腦上找出來一份程老的文檔,直接打印出來,“你怎么會想起老爺子?”

  顧西遲研究了一年,資料很多。

  足足有五十張。

  兩人就等著他慢慢打印。

  程雋拿著打印出來的資料,一張張翻看。

  顧西遲一看程雋這樣子,就知道他在想什么,“你不會懷疑……”

  程雋沒再說話,專心看程老的病情。

  五十張紙,他全都看完也不過五分鐘。

  與此同時,顧西遲也在看兩人的病情……

  “苒苒也有失眠癥,”看完之后,顧西遲才發現驚天事實,“她……她有輕微的狂躁癥,情緒不穩,我一直覺得她睡眠不好是家族遺傳病……”

  對比她跟程老爺子的病情,有好幾項重合。

  最主要的一項,都是需要忘憂壓制。

  顧西遲看完,骨頭縫都在發冷,“師兄,你怎么想到你爸跟她的……”

  “他們倆都用忘憂來抑制。”程雋手中的紙張漸漸變形。

  但還是不對,秦苒跟程老、徐老表現不同。

  不然程雋不會這么久才觀察出來。

  似乎是想到顧西遲再想什么,程雋抬頭,冷靜的開口,“之前她體內的病毒沒有完全被激發,如同她體內其他億萬的細胞一樣存在,只影響她的睡眠,只最近才被徐家人激發。”

  這樣一來,就完全說得通了。

  顧西遲猛然低頭,想起來之前程雋找他要徐老的死亡鑒定,他慌忙從一堆資料中翻出徐老的死亡鑒定,上上下下看了一遍。

  他一直沒懷疑過徐老的死亡問題。

  當初徐老死的時候顧西遲也在場,見證了秦苒的自責與痛苦。

  沒有人比顧西遲更清楚,秦苒這個人極其重情重義。

  可……

  現在……

  程雋冷笑,“徐世影知道自己身有病毒,他這么著急擴散到M洲,是為了子孫脫離被人掌控的命運。”

  可他最不該的是,孑然一身死了,死前卻還擺了秦苒一道。

  徐世影或者是看重了秦苒的潛力,想讓秦苒對他報以愧疚,讓秦苒在將來的亂流中保住徐家!

  也或許是真正為了秦苒著想,想以自己的死激勵秦苒。

  程雋喉間哽咽。

  眸光深寒。

  他一直以為,至少秦苒十六歲之前的生活有潘明月魏子杭有宋律庭,有他從未見過的潘明軒……

  必然是瀟灑自在。

  程雋閉了閉眼。

  他從小就活在所有人的算計中,早就習慣了。

  也不在意。

  可現在換成秦苒……

  “我記得她是從記事開始就與其他人不同……”顧西遲喃喃開口,他不由看向外面秦苒的背影,內心一片刺骨的寒,早在云城的時候他一直非常擔心秦苒的狀態:“有誰從她一出生就開始算計她……”

  “忘憂……”顧西遲深吸一口氣,眼下不是查這些的時候,他抬頭看向程雋,“眼下最重要是找到種植忘憂的人,忘憂既然能緩解老爺子跟小苒兒的病情,我們肯定能從其中找到想要的東西,師兄,這可能是唯一的突破口了!你能找到人嗎?”

  “這件事不要告訴她,其他交給我。”程雋拿著手機,聯系程木。

  因為秦苒的關系,忘憂一直有程木跟林爸爸負責,兩人還研究出了一片園圃。

  找完程木之后,他又重新撥了一個電話給程水,聲音漠然的吩咐了幾句。

  **

  此時的程木一無是處的跟著哥哥們。

  看到幾個哥哥們酷酷的、有條不紊的安排事情的時候,程木心里不是沒有失落感的。

  他好歹隱藏下去內心的失落,跟在程金身后,安排人封鎖京城各大小出入口。

  兜里的手機忽然響了一聲。

  正是程雋。

  手機那頭的程雋只說了幾句話,程木忽然間精神抖擻,他轉身,看向程金,“哥,我不能幫你了。”

  程金拿著手機正在好多通話,聽到程木這一句,不由看他一眼,意外的挑眉:“你干嘛去?”

  “我要去醫院研究院,幫雋爺。”程木挺了挺胸膛,拿著手機去聯系林爸爸。

  背后,程火咬著一根煙,“他還能去研究院幫老大?”

  這開玩笑呢?

  **

  凌晨三點。

  京城黑街。

  扛著攝影機的女人身形矯健,她腳踩著看不清人臉的大漢的后背,笑得懶散。

  按了下耳邊的耳麥,“常寧老大,人給你抓到了,來幾個人到二街把他給帶回去。”

  “馬上。”那邊的常寧也沒睡,他整理好衣著,迅速出來。

  何晨把攝影機擱在大漢背上。

  這才抬頭看對面的幾個黑衣人。

  她抬起右手,幾顆子彈隨意的散落在地上,發出幾道響聲,何晨單手插兜,“幾位兄弟,想跟我搶人?這是我看中了一年多的人,想搶,沒那么容易。”

  對面為首的男人如同冰山,一身血氣,如同羅剎。

  他擰眉,看了何晨耳邊的通訊器一眼。

  然后抬手,制止了手下,“129的人?”

  何晨笑得毫無攻擊力,“差不多。”

  “走。”男人冷漠無情的看她一眼,目光凝在她的耳邊半晌,驀然會轉身,直接消失在夜色中。

  不遠處,何晨踩著大漢的腳稍微用力,她瞇眼看著男人消失的背影,略顯疑惑,資料庫中并沒有關于男人的任何資料。

  不多時,常寧趕過來,他看向何晨腳邊散落的子彈,擰眉:“出事了?”

  “幾個奇怪的人,”何晨放下腳,讓人把大漢抬走,并伸手勾起身邊的攝影機,“毒龍我給你抓到手了。”

  “好,”常寧看了看被何晨打成豬頭的毒龍,沉默了一下,才開口,“孤狼那邊出了問題。”

  “什么?”正整理自己攝影機的何晨不由抬頭,“有程雋跟地下聯盟在,她那邊還有問題?”

  “病毒,”常寧跟何晨解釋了幾句,才正色道:“現在全城戒嚴。”

  “她警惕性這么差?”何晨擰眉。

  常寧略微思索了一下,才搖頭:“我怕是……她體內很早之前就潛伏了病毒。”

  只有這樣才能解釋。

  “有顧西遲他們在,應該沒事吧?”這些事不在何晨的知識范圍。

  “看情況。”常寧收回目光。

  何晨點點頭,她把攝影機重新抗在肩上,“這毒龍十分會偽裝,之前是馬修手里排名第三的通緝犯,身邊還有其他勢力的人監視,我花費了一年潛伏才將人引到京城成功抓捕,還有個莫名奇妙的羅剎要跟我搶他,你好好審。”

  “行。”常寧看了何晨一眼,讓人把毒龍帶回去。

  何晨朝背后揮了揮手,“我去看看我們家小孤狼。”

  常寧同手下一起回去,把毒龍關押起來。

  抓到毒龍,他本該聯系秦苒。

  可現在……

  常寧想了想,還是把電話打到了程雋那里。

  “嘖,這么難搞的人物,老大你抓他干嘛?”渣龍打著哈欠往常寧的辦公室走,“何晨她這樣,讓通緝了毒龍好幾年的馬修情何以堪。”

  不過能抓到世界到處流竄的毒龍,也只有千面間諜出手。

  其他人,都不行。

  “他是寧海鎮712的主犯。”常寧瞥渣龍一眼。

  “咳咳——”渣龍震驚的抬頭,“那里有什么人物能驚動毒龍?莫非是大佬?但也不對,她那時候身份連我們都不知道。”

  “孤狼外婆。”常寧淡淡開口。

  渣龍不是常寧跟何晨,對秦苒的家庭狀況不了解,聽到秦苒外婆,不由睜大眼睛,“大佬外婆是什么人?”

  聞言,常寧沒理會渣龍。

  只是走到電腦面前,一邊調動資料,一邊等程雋過來。

  程雋到的時候,已經接近凌晨四點。

  他帶著一身風露而來。

  “常所長……”程雋對待常寧這幾個人都非常有禮貌。

  “叫我常哥就行,”常寧隨意的揮手,并拿了份資料給他,“一家人,不必拘束。”

  程雋接過來資料,看了眼,眸光一頓,“這是……”

  “去年我查的她外婆的資料,當初她外婆病危,你應該也知道,是因為京城藥物全都被調離。”常寧看向程雋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程雋點頭,只是那時他沒有想太多。

  “是兩個勢力,”常寧伸手指著上面的資料,“很復雜,中間轉過了無數人,最近渣龍跟何晨回來后,地下聯盟的人出現,我們才查清楚,但還有些地方很模糊。”

  連129都用了一年多才查清楚。

  程雋低頭看著資料上的一個人,內心思緒萬千,“京大醫學實驗室安教授?”

  這位安教授他知道,京大醫學系十分有名的一個老教授。

  沒教過程雋,但因為這位安教授一直勵志于慈善,程雋聽過他的名字。

  “我們只能調查到這里,其他都要交給你了。還有個人,我剛剛審了一遍,我覺得只有你能問出來些什么。”常寧看向程雋。

  程雋是什么人,他自然也知道,刑警大隊的大哥大。

  程雋收起資料,“誰?”

  “毒龍。”常寧緩緩開口。

  程雋猛然抬頭。

  **

  早上六點,程雋才從129大門口出來。

  接近四月,早上的溫度不是很高,空氣中還夾雜著絲絲寒意。

  程雋嘴里淡淡的咬著煙,提神。

  他沒有回研究院,只是拿起手機,給陸照影打了個電話。

  陸照影現在全部心思都在陸家這里,并不知道秦苒這邊的事。

  “雋爺?”接到程雋的電話,陸照影有些疑惑。

  程雋停在路口,身影修長挺拔,他吐出一道煙圈,輕聲詢問:“你有魏子杭的電話嗎?”

  半個小時后。

  A大邊的咖啡廳。

  魏子杭拿著書,匆匆趕過來,他坐到程雋對面,風神清絕,“程少,苒姐那邊出問題了?”

  程雋把一杯奶茶推到魏子杭那邊,淡淡搖頭,“不是,我問你幾件事。”

  “您問。”對程雋,魏子杭一直十分敬畏。

  即便京城對程雋的傳言已經滿天飛了。

  “關于你苒姐的事情,”程雋拿著勺子攪著咖啡,似乎不經意的開口,“小時候到現在的事情,你知道多少?”

  “苒姐?”魏子杭看了程雋一眼,提到秦苒,他也沉默了一下。

  程雋就安靜的等著。

  魏子杭從兜里摸出了一根煙,緩緩點上,好半晌,他看了程雋一眼,“關于什么類型的?”

  “有些奇怪的,你隨便說。”程雋往后面靠了靠,另一只手扯了扯衣領,聲音略顯寡淡。

  看起來有些像秦苒平時那不著調的樣子。

  “她小時候經常無緣無故的離開,她自己說是逃學……不過我知道她應該是去京大醫學院找什么人,”對于程雋,魏子杭這些人也基本認可了他,問起秦苒的事情,魏子杭沒多隱瞞,提到了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,“還有一次,她半夜回來,滿身是血……”

  魏子杭說的很細。

  他看得也很清楚,聽到他說對方滿身是血的時候,程雋拿著小勺子的手背青筋畢現。

  “她義父呢,你知道她義父的事情嗎?”程雋再度詢問。

  “你說云光財團那位?”魏子杭提起云光財團,不由擰眉,最近云光財團的事情京城傳遍了,他對楊老爺子也是不喜的,“不知道,她跟陳奶奶都沒說過。”

  程雋點點頭。

  陳淑蘭那樣的人物認識楊老爺子不意外,但若是認了干爹,周邊所有人都瞞住,程雋才覺得是意外。

  他伸手,拿起了咖啡杯,喝了一口,才看向魏子杭,眉眼間情緒全都斂下,“謝謝。”

  同魏子杭分別,程雋沒去研究院,先回亭瀾洗了個澡,換了身衣服,身上的煙味跟眉宇間的倦色全都不見。

  他才開車去了醫學研究院。

  秦苒這個時候還在顧西遲實驗室這邊的休息室。

  她現在是顧西遲的重點看護對象。

  程雋站在門口,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神色跟狀態,才朝秦苒這邊走過來,他身形修長,骨相好看,走進來的時候印著燈光,眉眼分明的矜伐,蒼冷的實驗室都被添了幾分色彩。

  “我先去跑個新聞,待會兒再來看你。”坐在秦苒對面的何晨看到程雋,就收起了自己的東西離開。

  程雋同何晨打了個招呼,才坐到秦苒對面,眉眼添了幾分煙火氣,把早餐擺在她面前,“家里廚師做的早餐,非讓我帶過來。”

  他把早餐跟碗筷一一擺好,同以往沒什么兩樣,語氣不急不緩的:“吃吧。”

  “哦。”秦苒翹著二郎腿,掃了眼桌子上的食物,有些多。

  還沒說什么。

  里面的程木、林爸爸跟顧西遲出來,“謝謝雋爺!”

  程木看了眼程雋,就坐到秦苒對面,拿起筷子,夾了個包子。

  林爸爸一邊吃,一邊跟程木討論“活性”的問題。

  秦苒吃完,她看著這些人,一點不把自己當“隔離”人看待,她頭疼的按了下太陽穴。

  并抬腿,踢了踢程雋的腳,“雋爺,你就不能……”

  約束他們一下?

  程雋在跟顧西遲討論研究課題的問題,聞言,他側了側頭,從兜里摸出一根棒棒糖,剝開塞到秦苒嘴里,氣定神閑的道:“乖一點。”

  秦苒看著他這么淡定的樣子,不由摸摸鼻尖,咬著棒棒糖,沒再開口。

  “電腦給你帶來了。”程雋繼續開口。

  行吧。

  秦苒看著桌子上的電腦,思忖半晌,她這樣就不能繼續禍害人了,只能遠程幫南慧瑤跟葉師兄他們掌控數據。

  她想了想,還是打開宋律庭的微信,給宋律庭發了一句——

  【宋大哥,最近研究院跟廖院士那邊,你幫我看好。】

  宋律庭感覺敏銳,秦苒一開始不同意他參與,眼下秦苒又這番說辭。

  他想都沒想,就給秦苒打了個電話。

  被秦苒含糊其辭過去了,“你知道最近程家跟云光財團都出了問題,我要處理這邊。”

  宋律庭聰明,他知道有什么不對的地方,但也知道問秦苒問不出來,“最近傳言有個流行感冒,你注意一點,你也喜歡戴口罩,沒事多戴口罩。”

  他從潘明月到魏子杭到秦苒到沐楠,全都叮囑了一遍。

  秦苒坐在桌子上,晃著一雙大長腿,目光朝程雋那個方向看了一眼,輕聲笑:“好,宋大哥,你們也要小心一點。”

  她掛斷電話。

  才看向程雋那邊,微微皺眉:“病毒的事情已經被宣揚出去了,剛剛宋大哥跟我說了。”

  “這件事涉及的人多,控制不住,”程雋不太在意,隨口道,“我們只能控制擴散的速度,控制不了所有消息。”

  畢竟,每個醫院都有被隔離的病人,那些醫生護士總會告訴家里人。

  世界上沒有不漏風的墻。

  消息透漏出去,早晚的事兒。

  電話另一邊,宋律庭掐斷手機,眉眼垂著,又一個電話打到了魏子杭那兒。

  **

  研究院有了醫學組織跟林家人的加入,開始了新的研究方向,這個課題,幾乎將全世界所有頂尖的人才全都聚集在一起了。

  其中還包括林家詭異的“忘憂”系列植物。

  已經明確了一款疫苗。

  程家經過前段時間的波折,也是元氣大傷,在恢復階段,突然間有了醫學組織跟神秘植物系列,公開出去,股票跟融資瘋漲。

  程家研究院管理階層人物全都坐在會議桌上,開著大會。

  程饒瀚更是滿面紅光,志氣昂揚:“這次我們程家算是成功出線了,京城病毒好好控制,有M洲醫學組織跟‘忘憂’背后人在,我們研究院這次要享譽世界!走上M洲也指日可待。”

  “大少爺管理有方,”研究院的負責人恭維的開口,“畢竟有您在,才吸引了這么多人。”

  程饒瀚當初跟歐陽薇交好,調查過“忘憂”背后的事情,他大張旗鼓的,所有人都知道。

  反而程溫如向來不宣揚這些事兒。

  也因此,大部分人都在恭維程饒瀚。

  “大少爺,最近云光財團跟明海那邊都沒有動靜,更有傳言他們被抓起來了,我們何不趁此機會大干一場,讓那聶家好好看看……”有人開口。

  有抱負的,沒有哪個不想干一場大事,尤其程饒瀚最近春風得意,他聽著身邊人的話,略微思索了一下,才點頭,“好!”

  **

  程饒瀚這邊的情況程雋不知道,也不在意。

  他同顧西遲林爸爸還有醫學組織的人已經研究出了一些頭緒。

  實驗室。

  程雋拿著試管,看了眼秦苒正在外面翹著腿玩游戲,他才低頭,重新整理手上的實驗。

  兜里的手機響了一聲,他低頭一看,是程金。

  “安教授我找到了,”程水那邊正在機場,最近機場限流,只能進不能出,他走到一處安靜的地方,“他已經回京大醫學實驗室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程雋伸手,不緊不慢的脫下身上的白大褂,才往外面走。

  在玩游戲的秦苒身后頓了頓。

  秦苒在玩兒九州游,登的是他的賬號,開著外音,還能聽到林思然的聲音,“苒苒,扛,給我扛傷害,我要親自殺了他!”

  “別急,”秦苒咬著棒棒糖,她從來京城后就一直在忙,很久沒這么閑了,她不緊不慢的操控著人物,悠閑的道,“爹正扛著呢。”

  “臥槽林思然你不是人,你竟然讓苒姐一個輸出給你扛傷害!”一道男聲響起。

  程雋抬了抬頭,記起來這道男聲是秦苒那高中同學何文。

  他本來想跟秦苒說一聲出去,看秦苒玩的的這么開心,也沒打擾她。

  他輕手輕腳的出去。

  這里距離京大不遠。

  程雋開車出去。

  沒多長時間就到了京大。

  如今京城各大醫院跟醫學界的人都知道了病毒的消息,人心惶惶,京大醫學實驗室也成立了醫學小組,正研究這些。

  程雋早現在京大醫學系也是不亞于秦苒的變態人物。

  以至于他的陰影一直籠罩在醫學系的人腦袋上,認識他的人不少。

  “程學長?您怎么來這里了,您找誰?”他將車停在實驗室大門口,就有人認出了他,萬分激動的開口。

  程雋將車門關上,朝說話的人看過去,“我找安教授,你知道他在哪兒嗎?”

  醫學系的教授就那么幾個人,叫安教授的更是不多。

  尤其是安教授這種一直做慈善,幫助孤兒的老教授,在醫學院更是名聲赫赫。

  男同學連忙開口,“我知道安教授,他在醫學系幫人代課,我帶你去找他!”

  “謝謝。”程雋禮貌的開口。

  醫學系教學樓距離這里并不遠。

  男生很快帶著程雋找到了教室。

  安教授還在上課。

  程雋也沒突兀的叫人,只是從階梯教室后面進去,坐在最后一排。

  他氣質太過特殊,一身矜伐的氣息,過份盛極的臉,一進來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,很快就有人認出了他。

  安教授是個頭發花白的老人,他慢吞吞的講課,看到班里一大半人都在看程雋那邊,他不由笑了一下,醫學界,對程雋這從無失敗率的外科醫生如雷貫耳。

  “大家既然都無心聽講,我們讓你們程學長上一課可好?”

  程雋被迫上了半節課。

  下課后,安教授才推了下眼鏡,朝程雋看過去,“找我是為了寧老的孫女吧,來我辦公室說。”

  程雋跟秦苒的事情,在京城這個圈子里,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。

  “坐。”安教授給程雋倒了杯茶,并看向他,“想要問什么?”

  “我想知道所有,包括她跟她外婆。”程雋拿著茶杯,容色沉穩,不急不躁。

  他跟常寧都查了安教授的背景。

  “很厲害,我都能被你找到。”安教授推了下老花鏡,他捧著一杯熱茶,打太極。

  “知道京城的Y3病毒嗎。”程雋淡淡開口。

  安教授不太在意,“有所耳聞。”

  “她身上有。”程雋面無表情的看著安教授。

  “啪——”

  安教授手里的熱茶掉在大理石地上,他眸光呆滯的看著程雋,嘴角顫抖。

  程雋安靜的等安教授反應。

  好半晌,安教授才站起來,他走到柜子邊,拿出一串鑰匙,開了鎖,從里面拿出來一個白色的瓶子。

  上面字跡潦草的寫了個“Q”。

  程雋目光盯著白色藥瓶。

  “這是她的東西,”安教授把瓶子放在程雋面前,頓了頓,才開口,“你既然能查到我,也該知道地下聯盟吧?”

  程雋點頭,目光不離白色藥瓶。

  “她一直在跟地下聯盟做交易,拿這些給她外婆續命,她外婆本來在她外公死后就死的,硬生生讓她多拖了好幾年,”安教授眸光有些渙散,不知道用什么語氣,“地下聯盟那種組織你應該也知道,一命換一命的任務,她一直瞞著她的外婆,十四歲。”

  程雋搭在膝蓋上的手,一點一點的握緊。

  他已經把剩下的空白全都補齊。

  陳淑蘭身體本來就不好,秦苒視她如命,一直在同地下聯盟做交易。

  他不知道她是怎么做那些任務的,但她想必就是靠著那些任務拿到功勛,坐到副盟的位子。

  已經成了很多人的眼中釘。

  當初貧民窟,就算沒有他……就算秦苒沒有經歷712的事件,她也難逃地下聯盟的設計……

  難怪……

  難怪她當初只打電話給顧西遲,難怪詐死。

  想必她自己也意識到了。

  好在她從頭到尾沒有暴露出自己的身份,不然,依照地下聯盟的手段,她身邊不會留下一個活口。

  楊、殊、晏。

  程雋無聲的念著這三個字。

  他大概明白,秦苒的身份,可能不久前,就被楊殊晏察覺了,才有了徐家這場大戲。

  “當初發現隕石坑的核心人物,寧邇跟他夫人一個,秦老爺子秦夫人,還有你爸、徐老,全都死了,陳教授實驗藥的事,我當初試圖阻止他們動手。不過你也知道,我現在只是一個教授,做的都是無用功,”安教授聲音蒼老無力,“楊老先生,他想要誰死,誰也逃不過的,我以為他會放過苒苒,沒想到……”

  楊老先生已經被程雋抓住了,這件事他沒有同安教授說,他只站起來,朝安教授深深鞠了一躬,“謝謝。”

  不是謝他告訴他這一切,是謝他曾經對秦苒的關照。

  程雋轉身,離開。

  他背后,安教授看著窗外。

  “不用,我跟她也是有交易的,”好半晌,辦公室沒人了,安教授才拿出一張金卡,他低頭,喃喃開口,“她做任務,除了藥物,其他的錢,全都轉給我了……”

  **

  程雋出了教學樓。

  頭頂陽光明媚,程雋卻感覺不到任何暖意。

  他拿了車鑰匙,剛走到車邊,就看到靠在車門邊的修長身影。

  是宋律庭。

  他還穿著白色研究大褂,一身嚴謹,五官不如程雋的精致盛人,帶著少年人罕見的自律穩重,“程先生,關于苒苒的事情,我們需要聊聊。”

  程雋是知道宋律庭的。

  他停下,看著宋律庭好半晌,才開口說了幾句話。

  宋律庭安靜的聽著,眉眼始終都沒有變化,好半晌,他才輕聲開口,“可以帶我去看她嗎?”

  程雋知道,秦苒是不想她那些朋友知道她的事情,但宋律庭太過敏銳了,瞞不過,程雋也不遮掩,他頷首:“上車。”

  “謝謝。”宋律庭開口。

  他坐到后坐,兩人一路上都沒什么話。

  不多時,車子到達醫學研究院。

  卻發現研究院門口一堆記者,吵吵嚷嚷,聲音尖銳。

  “請問一下,為什么醫學院沒有隔離,會有一個攜帶Y3病毒的人!”

  “請問,誰會對京城所有人的生命負責?”

  “聽說秦苒小姐身上帶有的Y3病毒比所有傳染者都厲害,這個消息是否屬實?”

  “……”

  程雋不由皺眉,他轉了車,從地下車庫入口進去,并按了手機,打給程水,“醫學院門口怎么回事?”

  “老大,我正好要打給你,半個小時前,Y3病毒的事情,已經傳出來了,”程水那邊聲音嚴肅,“秦小姐的事情也不知道被誰傳了出來,現在醫學院一團糟!”

  程雋眉眼未動,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他將車停下。

  直接走到地下車庫電梯,往B5樓去。

  程水的聲音宋律庭也聽見了,他心下急著,眉眼也難得多了焦躁,沒看到秦苒現在的情況,他是怎么也靜不下來。

  B502。

  程雋一來,就看到站在門口的程溫如。

  她此時沒了女強人的氣勢,只壓抑著怒氣看向程雋:“這么大的事為什么不告訴我?!”

  “沒必要。”程雋聲音平靜無波,容色一如既往,像是不知道秦苒的事情一般。

  程溫如還想說什么,程雋卻停了腳步,他看向程溫如跟宋律庭,笑了笑,只聲音很淡:“別帶著情緒進去見她。”

  聽完,程溫如愣愣的看著程雋。

  眼睛紅了紅。

  秦苒平日里就算咳一聲,他都會擰半天眉,這種情況下,沒人會比程雋更難受了。

  宋律庭站在門口,也調整了自己半晌,才進去。

  門內。

  程雋看了眼秦苒,她依舊在跟林思然打游戲,精神狀態與以往沒什么兩樣。

  他才看了看周圍,不由擰眉,“顧西遲呢?”

  “雋爺,”程木看了眼秦苒的方向,才壓低聲音,“大少爺知道了秦小姐的事情,要把秦小姐送走。”

  程雋點頭,他伸手扯了扯雪白的衣領,“哪個會議室?”

  程木說了個地址。

  “好。”程雋笑了笑,他微微頷首,直接去會議室的方向。

  會議室。

  程饒瀚以及研究院大部分負責人都在。

  “不行,顧醫生,秦苒這種危險人物,一定要送走,她身上的病毒比所有感染病毒者都厲害,”程饒瀚開口,“現在媒體都被驚動了,微博網上都在討論這件事,京城人人自危,不能留她在這里了,她在研究院,也人人自危。”

  “是啊,顧醫生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這種事,顧西遲自然不答應,他看向程饒瀚。

  還未開口,就聽到門外淡淡的聲音,“師弟,不用說了,我們離開。”

  門外,程雋穿著雪色的襯衫、黑色長褲,眉眼舒卷的開口。

  會議室內,所有人研究院的進負責人都認識程雋。

  也知道程雋幫了程家不少。

  但此時,命為上,盡管知道有顧西遲跟程雋在,秦苒不會影響到研究院的人,他們還是害怕。

  眼下正跟醫學組織聯合著,富貴就在前方,他們不想有半點差錯。

  因此,大部分都不敢正視程雋,沒說什么。

  程饒瀚張了張嘴,他看著程雋,道:“你也知道,微博輿論相迫,還有剛剛好幾個家族的人給我打電話,我也沒有辦法……”

  京城家族這么多,越有錢的人越是惜命。

  他們還要來研究院打疫苗針,對秦苒更是不能容忍。

  程雋沒有說話,只看了他一眼,轉身離開。

  顧西遲看向程雋,好半晌,他皺眉:“行吧。”

  看到程雋的一瞬間,程饒瀚下意識的縮著肩膀,他現在也有些怕程雋。

  但程雋什么也沒說,直接投降要帶秦苒離開,程饒瀚松了一口氣。

  他看著程雋離開的背影。

  如今研究院跟醫學組織還有神秘“忘憂”有了兩個小組的研究隊,以后好日子還在后頭,程雋也走了,對他來說,是件絕頂的好事。

  程饒瀚不由笑了一聲。

  正好看到門口的程溫如,程溫如只看他一眼,“你之后別后悔就行。”

  **

  程雋一邊回實驗室,一邊翻著微博。

  這件事是一個娛樂博主公布出來的。

  底下評論一邊倒。

  【雖然我是秦苒的粉絲,但我不得不說一句,她這么自私的嗎?不顧其他人的生命?】

  【竟然還呆在研究院,眼下Y3病毒人人自危,研究院多少大觸在研究,她要是意外感染到了這些人怎么辦?】

  【……】

  偶爾也有兩句,這種病毒通過空氣傳播的幾率不大。

  但都被人忽視了。

  雖然Y3病毒可怕,可有醫學組織跟林家,還有快要出來的新型疫苗,京城貴族跟一眾網友們并不憂心,反而說著風涼話。

  程雋冷笑著看完。

  他拿了根煙,咬在嘴里,淡淡往實驗室里面走,“準備一下,所有東西都帶走。”

  “什么情況?”程木看了眼跟在程雋身后的顧西遲。

  顧西遲聳肩,嗤笑:“那群傻逼,估計不知道你們家雋爺向來不愛江山愛美人。”

  “嗯?”程木沒聽懂。

  顧西遲瞥他一眼,沒再說話,拿著電腦跟他必要的實驗器材,同程雋一起出門。

  一行人都回了別莊。

  “不對……”車子停在門口,開車的程木嗅覺靈敏,他微微瞇眼:“雋爺,別莊有人闖進去了!”

  **

  與此同時。

  研究院兩個研究Y3病毒組的組長都發現聯系不到醫學組織了,“怎么會這樣?剛剛不是還傳過去一份數據嗎?!”

  “顧先生跟林先生走了?怎么回事?!”

  幾個人面面相覷,有人保持著撥通電話,有人去找程衛平跟程饒瀚還有顧西遲。

  程饒瀚正應付一個記者,“我知道大家關注新型疫苗,但不要恐慌……”

  他應付完記著,才接到研究院的電話。

  聽到電話那邊的聲音,他面色一變。

  連忙趕回到研究院B502。

  正好遇到拖著一個行李箱的林父出來。

  “林先生,林先生請您留步!”程饒瀚連同一眾人連忙開口,“我們研究院是有什么怠慢之處嗎……”

  林父正在聯系程雋,聞言,他抬頭,聲音有些憨厚,一臉莫名的開口:“我是因為苒苒來的,苒苒你知道吧,我女兒的好朋友,還幫我女兒考到了A大,她要去哪兒,那我自然就去哪兒,咦,先生您沒事吧?”

  


  http://www.zxucvn.icu/book/25893/495887708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biqiuge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wap.biqiuge.com
捕鱼达人老版本下载 廖英强爱股轩成员 吉林省11选5开奖结果 七乐彩500期走势 十一选五黑龙江省开奖结果 大乐透玩法介绍 股票融资网 极速11选5是哪里开的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爱彩乐 河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2019低价龙头股 福建体彩11选5近500期 体彩七星彩今晚开奖结果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最牛散户从5万到20亿 快乐10分口诀 江西十一选五专家预测 北京赛车基本走势图